主页 > 文案策划 >

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宝贝儿好深夹的太紧了

“雪娥嫂子,你没事吧?”

牛蛋被吓了一跳,还当是自己按错了地方,或者按压的力度不对。

“没、没事。”

孙雪娥摇了摇头,耳根子都红透了。

牛蛋的眼睛从小就看不见,不知道男女有别,以前孙雪娥不止一次帮他按摩过屁股上的穴位,所以他就理所当然的觉得,按摩孙雪娥的屁股和按摩孙雪娥的后背一样,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
牛蛋不懂,关键是孙雪娥懂啊。

孙雪娥毕竟是个女人,和吴大壮结婚两年,正是那方面需求比较旺盛的时候,身体十分的敏感,而且外人不知道的是,吴大壮一天到晚在外面赌博,早就输光了家底,欠了一屁股债,半年前被债主殴打,打残了下面的那个宝贝,已经彻底丧失了和孙雪娥同房的能力。

也就是说,孙雪娥已经半年没有被男人过了……

要不然,孙雪娥也不会趁着洗澡的机会,借此弥补身体上的空虚和心灵上的寂寞。

而现在。

牛蛋成了吴大壮以外,第二个碰到孙雪娥身体的男人,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,但是那种久违的感觉依然让孙雪娥兴奋不已。

按摩那三个穴位的作用是治疗那方面冷淡的,孙雪娥在那方面不仅不冷淡,反而需求非常的旺盛,所以按起来自然效果倍增。

“雪娥嫂子,你还好吗?”

牛蛋隐隐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,可是有了刚才的教训,现在孙雪娥不喊停,他也不敢轻易收手,只能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“好,小牛你……你放心,嫂子现在好的很,舒服着呢。”孙雪娥咬牙忍着,尽量不让自己发出那种声音。

孙雪娥说的是实话,怪只怪牛蛋不通男女之事,他在孙雪娥的屁股上按了几分钟,左手一动,不小心碰到了孙雪娥那个位置,他愣了一下,皱眉道:“咦,雪娥嫂子,你尿裤子了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孙雪娥始料未及,没想到牛蛋的手会碰到她那个地方,她的屁股陡然一紧,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好奇心作祟,牛蛋把左手放在那个位置摸了摸,像是尿裤子了,但又不太像。

“别……小牛,别碰!”

孙雪娥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身,双腿夹紧,伸手护住了自己那个位置。

“雪娥嫂子,你怎么了?”牛蛋看不见眼前的状况,傻乎乎问道:“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?还有,你下面好像少了个东西。”

都说童言无忌,而此时的牛蛋,就像是一个无知的孩童。

孙雪娥翻了个白眼,脸像火烧似的,啼笑皆非,拿牛蛋没有一点办法,无奈之下只能拐弯抹角的解释道:“小牛,你还小,有些事不懂,其实女人的身体和男人不太一样,男人那里有东西,但是女人没有,女人那里是个非常重要的穴位……”

“穴位?”牛蛋一听,顿时就有些吃惊,好奇心也更重了,疑惑道:“那雪娥嫂子以前怎么不教我?要不,你现在教我,我帮你按按?”

“这……”

孙雪娥傻眼了,早知道牛蛋天真到这种地步,她就不说那里是个穴位了。

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孙雪娥暗悔不已,她的目光闪烁,注意到放在床头打算吃的老黄瓜时,顿时灵机一动,苦笑道:“小牛,女人的那个穴位比较特殊,不能直接用手按,要用……要用别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牛蛋追问道。

“黄瓜。”

“这样啊,黄瓜不仅能吃,还能拿来做按摩,太神奇了。”牛蛋恍然大悟,紧接着就笑道:“雪娥嫂子教了我这么久,一分钱的学费都没收,我的眼睛看不见,正愁没有办法报答雪嫂娥子,既然这个穴位这么厉害,那我今天一定要给雪娥嫂子好好按摩一下,让雪娥嫂子舒服。”

 文学

听到这话,孙雪娥连翻白眼,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。

不等孙雪娥拒绝,牛蛋右手握着那根老黄瓜,左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摸了过来,要给孙雪娥“按摩”。

说实话,孙雪娥的身体空虚了半年之久,她确实很想接受牛蛋的建议。

可是一想到牛蛋还小,眼睛又瞎,她就有些于心不忍……

“反正小牛什么都看不见,什么都不懂,应该没有什么的吧?”挣扎犹豫中,孙雪娥暗暗想道。

内心深处的那份渴望很快战胜了孙雪娥残存的理智,她咬了咬牙,把心一横,尴尬道:“小牛你等等,按摩那个穴位必须把裤子脱了才行。”

三下五除二,孙雪娥干净利落的把裤子脱到腕膝处,红着脸说道:“小牛,来按吧。”

“好咧。”

牛蛋一心想着报答孙雪娥的知遇之恩,要让孙雪娥舒服,却全然不知道孙雪娥的想法,他点头一笑,然后按照孙雪娥的指引,帮她按了起来……

卧室里面春意盎然,然而,牛蛋和孙雪娥不知道的是,此时,孙雪娥的丈夫吴大壮在外面赌博输了钱,憋着一肚子火气,正骂骂咧咧的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“今天出门没看黄历,手气真他娘的背!”走到吴家大门口,吴大壮狠狠吐了一口唾沫,然后推门而入,大步走进院子里。

“媳妇儿,你……”

吴大壮进门就喊,可是话刚出口,突然,一阵女人的粗重呼吸声传来,把吴大壮吓了一跳,他脚步一顿,整个人愣在那里,扭头看向对面的卧室,瞳孔瞬间放大,眉宇间寒气逼人,眸子里面更是升起一团熊熊的怒火。

孙雪娥是吴大壮的媳妇儿,吴大壮自然一下子就听了出来,卧室里那一阵阵刺耳的声音就是孙雪娥发出来的。

“好你个臭婆娘,这大白天的,连门都不关,趁老子不在家,居然明目张胆的偷奸养汉!”吴大壮本来就是个暴脾气,刚在外面输了钱,满腔的怨气正无处发泄,现在倒好,进门就发现头顶被人戴了一顶绿幽幽的大帽子,这让他如何能忍?

愤怒冲昏了头脑,吴大壮不管三七二十一,随手从院子里捡起一个扫把,就气势汹汹的走向卧室,边走边暗骂道:“老子今天倒要看看,究竟是哪个不怕死的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,连老子的女人都敢碰!老子非把你下面打残、让你和老子一样做太监不可!”

十几米的距离,眨眼即至。

卧室里,牛蛋两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。

砰!

直到一声震耳欲聋的破门声响起,卧室虚掩的房门被吴大壮一脚踹开,牛蛋和孙雪娥才豁然惊觉,闻声,两个人心底都是咯噔一响,被吓得魂飞魄散。

牛蛋的手一抖,手里的那根老黄瓜嘎嘣一声就断了。

“啊呀!”

孙雪娥疼的怪叫一声,两条腿下意识的骤然夹紧,腾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看到这一幕,吴大壮的肺都快被气炸了。

特别是看到给他戴了绿帽子的王八蛋竟然是牛蛋这个瞎子,吴大壮更是怒目圆睁,双眼赤红,抡起手里的扫把就朝着牛蛋打了过去,边打边骂道:“好啊,原来是你这个臭瞎子!老子早就觉得你他娘的跟着我媳妇儿学按摩目的不纯,一毛钱的学费不交,还想白玩老子的女人,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!”

牛蛋的眼睛看不见,无法躲闪,只觉得后背突然一阵生疼,已经被吴大壮狠狠打了几扫把,一听是吴大壮的声音,他马上就意识到,吴大壮肯定是误会了,于是一边伸手去挡,一边解释道:“大壮哥,别……别打,我只是给雪娥嫂子做按摩,想让雪娥嫂子好好的舒服一下……”

为了证明自己的说辞,牛蛋傻乎乎的把手里的半根老黄瓜举起来,朝着吴大壮晃了晃。

直到现在,牛蛋还天真的以为,他只是单纯的在给孙雪娥做按摩,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
但是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牛蛋这话不说还好,话刚出口,召来的便是吴大壮更加汹涌的怒火,吴大壮抬腿就是一脚,踹在牛蛋肩膀上,把牛蛋当场踹翻在地,咆哮怒骂道:“按摩?按你麻的痹!老子的女人,还轮不到你这个臭瞎子让她舒服!”

不等牛蛋站起身,吴大壮冲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“大壮哥,我明明是在帮雪娥嫂子啊,你怎么……雪娥嫂子!雪娥嫂子快救我!”牛蛋抱着脑袋龟缩在地上,喊冤无果,只能向孙雪娥求救。

而此时,床上的孙雪娥脸如死灰,整个人已经呆苦木鸡。这事被撞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让她如何解释?

不过,眼瞅着吴大壮越打越狠,牛蛋在他面前根本没有自卫和反抗的能力,担心牛蛋被吴大壮打出个好歹,孙雪娥咬咬牙,就硬着头皮跳下床,冲上去死死抱住吴大壮的腰,哭丧道:“大壮!大壮你听我说,今天这事儿怪我,全都怪我!是我耐不住寂寞,故意勾-引小牛,小牛的眼瞎,什么都看不见,什么都不懂,求求你,求求你别打他了……呜呜。”

“贱-人!”

吴大壮正在气头上,根本不听孙雪娥解释,反手抓住孙雪娥的胳膊,然后猛地一甩,直接就把孙雪娥甩出一米多远,孙雪娥的脑袋撞在墙上,伴随着“啊呀”一声惨叫,立时就有一缕刺眼的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。

“你他妈给我等着,等老子收拾完这个臭瞎子,再和你算账!”吴大壮头也不回,继续对着牛蛋拳打脚踢。

“雪娥嫂子,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听到孙雪娥的惨叫声,牛蛋是真的有些慌了,他毕竟是个男人,不怕挨打,可是他不想孙雪娥因为他而挨吴大壮的打。

“嫂子没事。”孙雪娥伸手抹掉额头的血迹,再次扑上来抱住吴大壮的腿,哭喊道:“大壮你快住手,再打会闹出人命的,你不就是想要钱吗?我给你,我把昨天刚发的工资全都给你……

听到这话,吴大壮挥起的拳头突然停在半空。

“真的?”

吴大壮低头看向孙雪娥,眉宇间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。

殊不知,孙雪娥在镇上的按摩店上班,昨天下午刚发了三千多块钱的工资,而昨天晚上,吴大壮软硬兼施,好话说了一大堆,最后忍不住把孙雪娥揍了一顿,都没能把钱要走。

吴大壮是个赌徒,眼里只有钱,只要给他钱,别的,他都可以不在乎。

“嗯。”孙雪娥眼角挂着泪,模糊的眸子里满是绝望,点头道:“我给你,我全都给你……”

说完,孙雪娥爬到床前,伸手在床底下摸索片刻,掏出一块巴掌那么大的红布,然后把红布解开,露出一叠红彤彤的百元钞票,还有一些是面值五十的,二十的,十块的,甚至还有不少五块和一块的。

显然,这是孙雪娥所有的钱!

看到钱,吴大壮顿时两眼放光,不等孙雪娥把钱递过来,他就探出手,迫不及待的一把将钱抢了过去,:“你个臭婆娘,如果昨天晚上乖乖把钱交出来,老子说不定今天已经翻盘了,也不会半路杀回来撞见你们这档子破事儿!”

在吴大壮眼里,和钱相比,被戴绿帽子的事似乎不值一提。

孙雪娥没有吭声,脸上的绝望之色却越来越重,泣声道:“钱,我全都给你了,但我必须说清楚,是我故意勾-引小牛,小牛他是无辜的,你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出去以后不要乱说……”

“无辜?”吴大壮把钱数完,顺手就揣进了自己的腰包,紧哼道:“臭瞎子,你跟着我媳妇儿学了半年的按摩,这三千多块钱就当是你的学费,老子给你记在账上,等你以后上班赚了钱,要一分不少的还给老子!”

“大壮,你……”

孙雪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她没料到,吴大壮为了钱,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。

“还有你!”吴大壮甩手就是一巴掌,打在孙雪娥脸上,咬牙切齿道:“你教了这个臭瞎子半年,肯定早就和他勾搭上了、被他占了不少便宜吧?”

“我、我没有。”孙雪娥俊俏的脸蛋儿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个鲜红的五指印,她伸手捂着脸,辩解道:“以前都是我给小牛做按摩,教他理论知识,今天这是第一次……”

“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敢碰我的女人,就算他是个瞎子,老子也要让他长长记性!”

吴大壮根本不给孙雪娥辩解的机会,他越说越气,凶狠的目光朝周围扫视一圈,突然注意到对面的窗台上放着一包辣椒粉,马上就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一脚踢开孙雪娥,大步走到窗前,抓起那包辣椒粉走了回来。

“大壮你……你这是要干嘛?”孙雪娥一愣,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。

果不其然,吴大壮走到牛蛋跟前,打开那包辣椒粉,伸手从里面抓了一把,没有任何的迟疑,照着牛蛋的眼睛就糊了上去。

“啊!”

大量的辣椒粉突然迷住眼,疼的牛蛋嗷嗷叫。

“臭瞎子,要不是看在你欠老子三千多学费、以后还要指望你上班还钱的份儿上,老子今天非宰了你不可!”

看到牛蛋捂着眼睛满地打滚,吴大壮这才痛快,拿着钱转身离开,急匆匆的又去镇上赌博了。

“小牛!小牛你怎么样?”

吴大壮前脚刚走,孙雪娥马上就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,跑过去察看牛蛋的情况。

“雪娥嫂子,疼!我的眼睛疼,疼得要命!”牛蛋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,都快被疼哭了。

“来,嫂子给你洗洗,然后给你上点眼药。”孙雪娥忙道。

孙雪娥端来一盆温水,帮牛蛋清洗完眼睛,给他上药的时候,牛蛋的眼睛已经浮肿一片,并且血红血红的,看起来十分骇人。

“小牛,对不起,都是嫂子不好,是嫂子害了你……”看到牛蛋的惨状,孙雪娥非常自责,眼泪不知不觉中又流了出来。

>>>>本文《极品透视小神医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×

更多热门文章